回到顶部

顶好访谈丨FOSTER + PARTNERS:将可持续性提升到新的水平

2019.07.29 | 奖项专题    关键词:设计 访谈

image.png

文/Michael Webb

策划/周三霞

翻译/王娟  编辑/自清  视效/严诚


微信图片_20190724102339.jpg


FOSTER + PARTNERS

将可持续性提升到新的水平

微信图片_20190724102808.jpg

Norman Foster

FOSTER + PARTNERS 创始人及执行主席


自1967年入行以来,Norman Foster一直致力于可持续性的理念和实践。他和他的合伙人们如今掌管着一支由1300名建筑师和工程师构成的国际团队,员工遍及全球14座城市。


微信图片_20190724103024.jpg

Apple Park游客中心

(Apple Park Visitor Center)

©FOSTER + PARTNERS

Apple Park模型

©FOSTER + PARTNERS


David Nelson

FOSTER + PARTNERS 设计主管


他们在伦敦办事处设有6个150人规模的工作室,David Nelson是其中一个工作室的设计总监,他对公司的运行系统进行了这样的解释:“我们设计各种类型和规模的建筑。每当有重大项目(比如位于加州的Apple总部或位于伦敦的Bloomberg欧洲总部),办公室的不同团队就会分工合作。我们强化了内部人员在城市规划、可持续性战略和工程方面的专业知识。我们甚至配备了一名人类学家,还打算雇佣一名心理学家,不过目前90%的项目仍需要聘请外部专家。”


Bloomberg欧洲总部

Bloomberg

©FOSTER + PARTNERS


Foster + Partners在推进和实施可持续方面采取整体性的方法,目前已经远远超越了大多数同行。他们出版了一本题为“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巴黎协定》的视觉解读”的小册子,解释如何将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气候变化协议付诸实践。


小径湾·华润大学

©FOSTER + PARTNERS


“原始协议文件几乎很难看懂,但每个人都应该了解我们须采取哪些措施来防止全球气温再次上升,这一点至关重要”,Nelson说道,“我们还评估了LEED和全球范围内的其他250个评级体系,并发现即使是最高级别的体系也无法达到《巴黎协定》规定的目标要求。我们将评估结果告知了这些评级机构,使他们意识到必须提高标准。”


小径湾·华润大学

©FOSTER + PARTNERS


最近出现了一种可以阻挡紫外线和红外线、同时吸收热能并产生太阳能的新型玻璃。我询问了Nelson对这种玻璃的看法——这是否能彻底改变世界各地,尤其是在炎热国家的建筑设计?对此他持怀疑态度。


“项目经理可能会抹杀这些特性,特别在玻璃价格昂贵的情况下。外立面仅代表建筑物所包含的一小部分能量。除此以外,有必要考虑建筑的寿命性能,以及材料制造、运输、完成施工所需的能源。家具和设备通常来自世界各地,且定期更换,这也使建筑结构内部隐含的能量超过建筑物寿命六倍之多。结合气候、社会条件和供水情况,有助于我们对被动和主动战略进行综合运用。我们现在采用的是‘生态足迹(Eco Footprinting)’工具,它将上述所有因素均纳入了考量。我们目前正在办公室开展试验,并计划将这些经验运用到6个项目中。通过大项目,我们可以进行小规模实验并迈出更大一步。”


微信图片_20190724102339.jpg

可持续性在中国


华润置地(深圳)

©FOSTER + PARTNERS


到目前为止,Foster 已经在中国完成了近20个项目,其中包括小径湾·华润大学(一座用当地砖石建造的校园)和大冲村林立的商业塔楼,两个项目都位于深圳。未来这个数字肯定还会快速增长,因为中国政府和客户对可持续性方面已有更高的要求和标准。“中国正在快速地学习,为我们打造具有持久生命力的项目提供了绝佳机会”,Nelson说道。


海南生态度假村 规划设计

©FOSTER + PARTNERS


在位于海南沿岸的一座381公顷的人工岛上,Foster 规划设计了一个生态度假村,可容纳8万名居民和游客。Nelson解释道,他们的目标是将娱乐和教育功能相融合。“我们希望游客既能享受海滩,同时对资源回收和能源节约进行思考。我们一直在理所当然地享用淡水、电力和食物,在这里我们要让资源变得可见。”


海南生态度假村 规划设计

©FOSTER + PARTNERS


也许很难想象一个中国家庭在污水处理厂度过一个美好的下午,或者沿着海滨思考那些太阳能伞的重要性,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公众参与程度如何,这个度假村都将成为一种先驱式的示范。


上海外滩金融中心

©FOSTER + PARTNERS


上海外滩金融中心——一个面积达426000平方米的综合开发项目,是另外一个极致案例。该项目由Foster 与伦敦创意公司Heatherwick Studio共同设计,是河滨历史街区与新金融区之间的桥梁,由八座建筑围合成园景广场,还设有办公室、酒店、高档零售店和餐厅。


上海外滩金融中心 视频

©FOSTER + PARTNERS


复星艺术中心是这个都市建筑群的亮点之一。这是一座有着三重可移动“流苏”帘幕系统的文化中心,设计灵感来源于中国新娘的盖头。它的可持续性功能体现在外部的遮阳设备和自然通风条件、低U值的建筑围护结构、离心式冷水机和燃气热水、现场废物回收和智能照明控制系统。


微信图片_20190724102339.jpg

经一失,长一智


马斯达尔城

(Masdar City)

©FOSTER + PARTNERS


在世界另一端的阿联酋,马斯达尔城(Masdar City)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规划开发项目,位于毗邻首都阿布扎比一个640公顷的广场内。Foster将其规划设计成一个碳中和、零废弃的沙漠社区,并借鉴阿拉伯传统住房的规划原则。


荫蔽的步行街和庭院将建造在无污染的快速交通系统之上,与机场和邻近的社区相连。城外的风和光伏农场将提供电力。原本该项目计划由Foster和其他建筑师分阶段建造,但在第二阶段之后,政府资金枯竭,项目停滞不前。只完成了计划的10%后,快速运输部分也被搁置,或许会被无人驾驶的电动汽车所取代。


“我们从马斯达尔城的项目学到了很多”,Nelson说,“同时也意识到,未来城市规划的实验须有更大的规模(至少20万人),才能开发出适当的基础设施。”


Amaravati市 规划设计

(Amaravati masterplan)

©FOSTER + PARTNERS


这一经验将应用于Amaravati市——规划中的印度南部首府。当Telegana邦新成立时,安得拉邦失去了历史悠久的首府海得拉巴。正如拉合尔在1947年归入巴基斯坦后,建筑师Le Corbusier规划设计的昌迪加尔市成为旁遮普邦的新都。这次安得拉邦选择了Foster,在217平方公里的农田上规划设计Amaravati市。


Amaravati市 规划设计

(Amaravati masterplan)

©FOSTER + PARTNERS


Amaravati位于克里什纳河畔,拥有丰富的淡水资源,并有潜力成为世界上最具可持续性的城市之一。它被布置在一个网格平面上,城市中心轴上有丰富的自然景观,并分布着市政建筑和州议会大厦(与巴西利亚城很相像)。


Amaravati市 规划设计 视频

©FOSTER + PARTNERS


Amaravati市 规划设计

(Amaravati masterplan)

©FOSTER + PARTNERS


和马斯达尔城一样,该项目的规划重点是沿着荫蔽的街道进行设计,使自行车、电动车、水上出租车构成交通体系。项目最大的挑战是实现灵活性和包容性,使规划中的城市不至于像巴西利亚和昌迪加尔所市那样,被规划外的平民窟所淹没。


Amaravati市 规划设计

(Amaravati masterplan)

©FOSTER + PARTNERS


撰稿人 / Writer

微信图片_20190724111344.jpg






Michael Webb

迈克尔·韦伯是美国知名建筑评论家。拥有28本个人著作,涉猎范围包含建筑、设计、旅游等。他曾被法国政府授予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生长在英国伦敦的他曾是伦敦“The Times”和“Country Life”的编辑,而后移居美国,并被授予美国建筑师协会洛杉矶分会的荣誉会员资格。他是欧美各大一线设计刊物的定期撰稿人。

添加关注已关注

查看更多撰稿人

扫码关注 全球设计奖项研究所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