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顶好访谈丨建筑界“黑科技”:Superuse解密废材的超级利用

2019.08.14 | 顶好专题    关键词:访谈 设计 可持续

采访/Sarah Ichioka

策划/周三霞

翻译、编辑/Juan  视效/严诚


为建筑与设计行业创建生态系统:

对话Superuse工作室的Jan Jongert与陈俊元(Jillian)

Designing Industrial Ecosystems: An interview with Jan Jongert and Junyuan (Jillian) Chen of Superuse Studios




Sarah Ichioka这里是顶好设计“打造绿色建筑,创造美好未来”专题系列的第五篇访谈,集结了一批世界上最具创新精神的绿建设计师。


本期访谈,很高兴邀请到了可持续设计先锋——Superuse工作室的两位成员作为嘉宾。其中一位是在鹿特丹与我们连线的联合创始人Jan Jongert,另一位是Superuse中国区总监陈俊元(Jillian)。


上图为Jan Jongert ©Miriam van der Hoek;下图为陈俊元Jillian)©Superuse Studios



拓展设计周边服务,探索城市更新方式



Jan在1997年与Césare Pereen共同创立了Superuse工作室,致力于对浪费的资源流和能源流加以有效利用。创立至今,Superuse以创新的设计手段以及为设计界提供开源的设计方法与工具而享誉全球。今次,他们将分享一些具体案例,来向我们说明如何实践这些设计。


Jan,我们知道您自1997年创立Superuse工作室起,到现在已经为全世界所认识,能否先和我们的观众们分享一下Superuse的发展历程?


Jan Jongert在创立之初,我们工作室其实只是一家单纯的建筑事务所,2012年后又加入了咨询、建造和网络平台开发等业务。期间我们从鹿特丹市的重建中发现,一边有项目被拆除,另一边有项目被新建。拆除的材料被浪费,少数被回收。新建筑又以新的材料建成。


我们于是想到,“为何不把隔壁建筑拆下来的材料拿来用呢?”正是因为这种亲身经历的体验,促发了我们试图通过重复使用某栋建筑甚至于整个行业的部件,来改变现有的处理材料与建筑的方式。


所以,我和当时的搭档Césare Pereen从规模很小的项目如店铺或餐馆的室内开始,对这种工作方式进行试验,并逐步形成了几年后被我们称之为“超级利用”(superuse)的进程。


2012年,我们在做设计之余还提供了很多设计周边服务,由此也意识到我们可以不局限于建筑师的身份,更多地去为周边的废料创造附加价值。这个时候,我们才决定把工作室的名字改为Superuse。也是在这时,我们开始扩展工作方式——不仅做建筑和室内,还四下寻找可利用的材料和资源用于城市的重建和改造。


这是一场非常有趣的试验,我们不只是去发现建筑材料,即物质的材料,还开始研究食物和能流,甚至于资金和二氧化碳。实际上我们涉足了城市中全部的能流。


Sarah Ichioka以我的理解,您是在实行一种工作室系统,对吗?您有不同的团队去应对您所描述的不同类型的材料和能流吗?又如何从实践的角度发挥功能性作用?


Jan Jongert:是的,我们工作室内有不同的部门。我们更多地将工作室视为一个网络,先有了鹿特丹办公室,现在也有了阿姆斯特丹办公室。


由我们的前合伙人Césare创立的分部现在迁到了西班牙。我们在美国和法国也各有一位合伙人,负责他们所在国家的开发项目。


我们遵循相类似的工作方法,并追求通过作品产生更加积极的推动力。所以当有机会参与2016年深圳建筑与城市规划双城双年展时,我们便与Jillian合作进行了研究,试图得出一种适用在中国的工作方法。


这是一次非常大的挑战,几乎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找到了对这个研究感兴趣的合作伙伴和公司,他们很乐意与我们合作。幸运的是,我们收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委托来推进我们的工作。



材料价值的最大化和再生的美学力量



Sarah Ichioka我对你们的这个中国项目非常好奇,我知道它尚在进行中,且即将启动。我想,在Jillian讲解这个项目和它的中国背景之前,可否先让观众们了解一下Superuse的已建或在建项目。Jan,对此您是否愿意分享一些内容?


Jan Jongert:是的,我们有好几个案例足以展示我们在不断扩展项目规模上的努力。例如最先建成的建筑之一,就是根据我们的“超级利用”理念来实际建造的。


Welpeloo别墅

©Superuse Studios


这是位于荷兰东部的一栋别墅,建筑物60%的组件来自别墅所在环境的旧物回收。这就意味着,我们把废弃的工业钢结构材料用于别墅的主体构建,废弃的电缆卷筒也得到利用。其木材的部分被提取出来,经处理后成为外立面。那是我们第一次展示出用废料建造美学建筑的可行性。


Welpeloo别墅 - 图纸

©Superuse Studios


这是第一个建筑案例,我们的项目规模随之得到了提升。之后我们建造了一个旧货店,在那里收集人们的二手货品,清洁之后再出售。就在两年前,我们为海牙市建造了一个废品收集中心,几乎完全由废弃物建成,包括来自钢铁工业的废弃钢材。所以,对于被废弃后又被回收的材料,我们所做的实际上并非只是回收工作,而是对这些完整的组件进行充分利用,这也正是Superuse所要做的。


Welpeloo别墅 - 材料图 

©Superuse Studios


注:Superuse工作室制作了一张可以显示出可利用材料位置的地图,他们试图只在半径15公里之内寻找别墅所需建材


Superuse不以低价值的方式使材料循环,因而它不是在对这些材料进行回收,而是寻求最高价值的利用。


我们最大型的项目之一也是两年前展开的,目前仍在建造中,地点就是我们所在的鹿特丹市。蓝色城市(BlueCity),曾是一个废弃的泳池,项目本身融合了我们的很多想法。一方面,这是一座废弃的建筑,被认定不再具有价值。一位有影响力的投资者买下它,用以开发蓝色经济,这与我们所做的正好契合。它也成为创新的循环型公司之间进行合作的一个交点。

0_2.jpg

BlueCity建筑改造

©Superuse Studios


另一方面,它是一座再生建筑,所有材料都从鹿特丹当地回收而来。不仅如此,项目的计划也是几家公司共同参与,合力将废塑料制作成新产品,将雨水收集后酿造啤酒,还将酿酒剩下的废料用于大楼内的食物烘焙,再供应给餐厅。在这座12,500平方米的建筑里,我们运行了不同的循环系统。它是一个永远未完成的项目,是一个持续进行的过程——如同我们关于城市构想的一个微缩版。


BlueCity建筑改造 - 分析图

©Superuse Studios


Sarah Ichioka能否谈谈您的项目都是如何开始的吗?比如现在提到的这个项目,是自发启动的吗?还是业主来找您?又比如您与荷兰政府的关系如何?他们会支持项目的启动吗?


Jan Jongert:实际上,这些年来都是多方的合力。总会有客户来找我们做项目,是店铺和室内之类的小型项目。这类客户后来增多了。


这个项目是半自发的,因为我们是项目的创始团队之一,之后才找到想要买下这栋建筑的投资者。现在,我们则是受雇来改造这栋建筑的建筑师。我想,这可谓是一种有趣的循环收获。首先,你去研究某种与传统建筑无关的东西,去研究关于城市如何运行的资金流和计划。然后,当发起方出现时,我们就被雇用来做物理上的改造。


总的来说,一是我们想要建立研究与创新,一是客户主动找到我们,这个项目是这二者综合的结果。到目前,我们还有房产公司这类的客户,想要将同一地区的50套公寓进行改造。所以你知道,市场对这种设计手段的兴趣和需求在大幅上升。



Wikado儿童乐园

©Superuse Studios, Denis Guzzo


注:这个位于鹿特丹的儿童游乐场,Superuse工作室使用5个废弃的风轮叶片建造,并设计了迷宫、通道、塔楼和滑梯



打破信息壁垒,实现社区资源协同互联



Sarah Ichioka您愿意谈谈深圳的项目吗?比如你们二人是如何走向合作的,以及项目的挑战和最终产出。


Jan Jongert:我曾经参与发起过一个针对室内建筑的大师学校项目,所以,我启动了一个基于了解城市中的流和人造环境的计划,所在地是位于海牙的皇家艺术学院。


Jillian是那个学院的学生,所以我们得以结识。她以一个非常出色的项目毕业,为一个小村庄进行开发,涉及了乡村中的流和新经济,实际上包含了在更深层次对资源流进行关联设计。她毕业后,我们就联合参加了深圳的展览。


我们以合作的方式,对珠江三角洲的可用资源开始进行研究,当然,同一片区的生产会涉及很多相关环节,所以可以想象也会产生很多废料。我们试图在展览中呈现当地现有的大量废料流,并展示出它们对于建成环境的潜在作用。这次展览合作非常成功,所以我们共同决定成立superuse中国(元造中国)。


Superuse工作室在UABB深圳双年展的展览

©Superuse Studios


Sarah Ichioka那次研究有什么主要发现?


Jillian Chen:在深圳做展览时,我们真的有去寻找公司,让他们提供展览可利用的废料。我们和他们一起做研究,了解他们总体上都有哪些类型的废料。


结果显示,被浪费最多的,是他们大量使用的木材。有一家制作茶盘的公司尤其如此。比如对于木材边角料,他们本可以用来制作首饰或筷子。但是,即使他们有足够的材料来制作,由于产品体量太小会耗费太多的人工,所以他们宁愿不去做,宁可卖给锅炉公司烧掉。


我想,当地实际存在大量的废料,但是这个信息并没有传播出去。一方面,拥有废料的那些人,即使知道怎样使废料更有价值,怎样制造成新的产品,也没有人实际去这样做。另一方面,生产中需要这些材料的工厂则不知道这些废料的存在。


正因为如此,我们认为,将Harvest Map引入中国很有意义——通过建立这个平台,让其他人都可以知道在什么地方有什么废料。其他设计师对此想要有所行动,想要利用废料做设计,就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得到。


Harvest Map - 页面截图


Sarah Ichioka能否向我们的观众解释一下,您所说的Harvest Map是指什么?


Jillian Chen:Harvest Map是一个平台,允许公司把他们的废料信息在线发布在一个数字地图上。它可以显示一定时间内会产生多少废料,以及是何种废料,价格和图片。所以,需要材料的设计师都可以上网登录Harvest Map,搜索他们需要的东西。之后,他们可以致电公司并预定材料,并将其用于自己的项目。


Wikado儿童乐园 - 材料图

©Superuse Studios


Sarah Ichioka我们的听众如果想要上网查看Harvest Map的运作案例,是否有相关网站可以推荐?


Jillian Chen:有的,是harvestmap.org。不过很遗憾,这个地图是基于谷歌地图的,所以在中国大陆暂且不能运行。但是在新加坡和香港是可以打开的。


Sarah Ichioka那么,如果要在中国开发这样一个项目,您会与哪个平台合作?


Jillian Chen:我们最初尝试过就Harvest Map与中国企业合作开发,但现在项目暂停,而且实际上之前的进展也很缓慢。所以我们启动了第二个平台,叫做PulsApp


PulsApp - 页面截图


对于Harvest Map,你会需要特定的材料信息——诸如,什么样的材料?有多少?以及尺寸等等——供设计师们使用。但是在中国,我们有更大的生产工业区,有更多的废料需要处理,而且是急需尽快处理。


所以,对于Harvest Map,它目前可以重复使用的废料数量是有限的,因为我们还没有用户基础。鉴于此,我们开始和广州的循环经济协会合作,并帮助他们将这一工具应用在工业区。


这是一种能流监控及可视化工具,它能够记录和展示每个工厂投入生产所需的资源数量,以及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料数量。如果工业区的所有工厂都能把他们的数据上传到PulsApp,那么我们就可以看到工业区的整个能流情况。


PulsApp - 页面截图


有了这些信息,我们就可以开始联结各个公司。一家公司的废料可以成为其他公司的资源。如此,我们将这些公司联结在一起,来创造更多的循环产品。



废料再利用的必要性,已是时代所趋



Sarah Ichioka如果我是一个拥有废料流的制造商,除了自身的善意与责任感之外,还有什么动因来促使我加入呢?有没有规则强制我这样做?或者我能不能从中获得某种经济利益?


Jan Jongert:与之相关的有两件事。在规则层面,我们看到中国比荷兰进步得更快,对于废料流的监管和报告非常严格。PulsApp可以帮助工业区将其在可持续化进程中所做出的努力生成详细的报告。


另一件事是关于经济方面的。比如,在我们进行这项研究时发现,有一家生产窗框的公司,他们每年都会损失价值约200,000欧元的新窗框。这些新生产出来但带有缺陷的窗框会被拆卸,再回收并废弃。这只是其中一家公司。实际上,在40公里范围内有3000家这样的公司,所以你知道,将全新的可利用的产品废弃后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依照这种情况损失会超过10亿欧元。所以,在这个层面上也是有动因的。


我们看到了人们对废料利用的需求,如果你想要重复使用建筑的组件,就需要设计师以不同的方式思考材料的使用,而不是先考虑建筑设计,再为他们的设计匹配最好的材料。还需要设计师在设计中使用已有的可用材料,并且能够进行灵活的处理。这也是我们在中国试图利用Harvest Map和PulsApp等平台工具倡议的一件事情——让设计师也能去思考材料的方方面面。


Sarah Ichioka您是否有一些资源可以引导人们找到参考案例,即以这种新方式思考的设计实践:很好地利用了现有的组件?比如,是否有Superuse以往项目的数据库?


Jan Jongert:有的,我们在2007年就已经推出了superuse.org,这是我们的资源开放平台,其中分享了很多相关的想法。我想这里大概有800多个案例。它从产品涵盖到建筑物,是一个大家都可以访问的平台。


superuse.org - 网站截图


如果你想寻求更多的资源流交换,我们还有一个名为Cyclifier的平台,它的出发点主要是,围绕废料的资源利用而创建一个新的商业模式,适用于区域或城市的层面。


cyclifier.org - 网站截图



以可持续思维,回应气候变化议题



Sarah Ichioka从客户的角度来看呢?他们为何要将新的学校、住宅或餐厅委托给以这种方式工作的设计师?对此你可以给出什么论据呢?以他们的角度,这个平台有哪些吸引力?


Jan Jongert:根据我们的经验可以看到,比如,市政当局的确想要增加循环建筑的数量,因为荷兰也签署了巴黎气候协议,他们希望到2050年实现几近完全循环,所以改变那里的建筑是实际的需要。


我们还看到——不包括所有的客户,但对于我们的客户而言——围绕重新利用,已经发展出了一种新的美学。以前,可能只有缺乏资金的贫困社区才使用回收材料。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在建筑物内部使用重复利用的材料也成为一种趋势。另外,在文化层面也有所推进。


唯一不够理想的是,在当前,尤其是这里(荷兰),劳动力非常昂贵,且被政府征税,这实际上压低了客户的经济收益,因为使用这种材料通常需要一定的劳动力,当然这本身是件好事,但是其实应该征税在资源的使用上,而不是在我们的这些劳动力上。这样一来,我们的工作方式在经济上也会更加有吸引力。


Sarah Ichioka依照建筑产品的原本属性来生产它们,就此而言,您的工作以及以同样目的进行的实践有产生影响力吗?现在是否有倾向于建造易于重复使用的组件的趋势呢?


Jan Jongert:我认为有两种趋势。其一是真的为拆卸而设计,这是我们在工作中经常使用的方式,实际上,这种设计让产品在使用后可以很容易被拆除。其二是从摇篮到摇篮式的开发,以一种非常积极的方式,让材料本身可以分离,在使用后甚至使用中都不会造成公害。


目前这种发展态势很好。它与我们正在做的工作并行发展。这对我们未来的项目非常有利,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更容易地重新使用这些材料。


我们所看到的是,在设计师之间有一种趋势,即都开始使用这些材料——不仅是承诺在未来做好重复利用,而且是接受已经被过去几代人制造出的废料,进而利用它们来制造我们当下的环境。


Sarah IchiokaJillian,您能否从中国市场的角度,与我们分享您对于上述问题的观点?比如,客户需求是怎样的?又比如,建筑制造商会如何应对这些需求?


Jillian Chen:我认为,对于重复使用的材料,在中国的情况与欧洲相似。现在,可持续的思考方式成为一种新文化和新趋势。但是不同的是,在中国,劳动力成本没有那么高,所以这实际上为我们使用废料提供了优势。


拿我们分别在广州和深圳做过的两次展览来举例,我们使用了当地的废弃资源,实际从原来的预算中节省了资金,因为在展览结束后,我们将所有的材料退回给工厂或回收中心,因此他们没有向我们收取任何的材料费用。

OS7B1153.jpg

深圳低碳城市展荷兰馆

©Superuse Studios


注:Superuse工作室利用废弃的铝合金玻璃门进行展馆搭建


我们唯一的成本是运输和建造。对于建造,也因为我们的设计方式并未改变材料的性质,因而在这方面也没有花费太多。最后,我们做成了一个极好的展览,没有产生任何废料。


Sarah Ichioka我们对于荷兰的背景和中国的背景已有所了解。显然,鉴于最近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关于限制气候变化影响的特别报告,指出我们当前的形势如何紧迫以及应当如何应对,对此我们每个人都极为关注。


您能否向读者们分享一些数据,来说明建造业对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影响?如果我们转向循环经济模式来进行建筑和建造,相应地会有什么样的耗材减少量?


Jan Jongert建造业占到资源开采和浪费总量的30%至40%,因此对全球排放也会产生很大影响。而且,还必然会使资源变得更加稀缺——那是另一回事。消耗真的在快速进行中。


建筑行业应该得到重视。例如我们所知道的钢材,你可以说钢作为一种材料可以被回收利用,所以你认为它已经是循环的。但实际情况是,如果有一座建筑物在荷兰被拆除,钢铁可能会被土耳其某地方的最高出价者买走,之后将这些钢铁卖到中国,可能再熔炼成新的钢材,又出售给其他的国家,所以材料经历了一次环球旅行。


然而,或许隔壁的建筑物就能提供建造所需要的材料。通过这种工作方式,我们现在已经完成了好几个项目,同时计算出了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减少,即使与使用所谓的“可持续”材料进行比较,这种方式也能够减少约70%的材料,相较于生产新材料的话。特别是对于钢和铝材,我们能够减少90%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这是因为我们不熔断也不运输钢材,而是以它原本的状态加以利用。相应地,设计也会适应于材料的形状而进行。


所以,这可能会形成一个非常可观的耗材减少量。当然,我们接下来想的是,既然能拥有所有这些材料,那为什么不利用它们呢?也就是说,我认为第一步是我们要在中国做推广。下一步是看我们是否可以有效利用这些不同类型的建筑材料。


目前,我们还与Fungalogic合作,看是否可以将有机生长的材料菌丝体用作建筑材料。确切地说,是使用来自农业工序中的某种东西——甚至是农业的废料——用作当下的绝缘材料。


与此同时,我们正在研究能否用二氧化碳负性的材料取代目前的建筑材料。


Sarah Ichioka我们最近在新加坡举办了一次演讲活动,有一些建筑师在以相似的动机研究如何将竹子用作结构材料,并将夯土技术带入21世纪。他们认为在竹子或夯土的研究与开发上应该投入与钢铁产业相同的资金。


Jan Jongert:那绝对会带来一次重大飞跃,是的。

弥合不同学科,做系统性的设计



Sarah Ichioka鉴于如此规模的迅速变化,从你们二人的视角来看,需要克服哪些主要挑战,以使这种思考及工作方式成为全球默认的应对举措?是在监管之下的吗?还是基于对消费者的普遍教育?会覆盖整个行业吗?我们需要做的最主要的三件事是什么?


Jillian Chen:实际上,当我们开始在中国工作时,也会去了解当地的历史和过去,因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不乏建造可持续环境的绝好案例。比如,珠三角地区的桑鱼池,是鱼类生产、丝绸生产和桑葚生产的结合。桑鱼池本身成为一个生态系统,同时也为那里的人们生产出产品。事实上,这是一种真正可持续的农业生产,与我们现在的农业完全不同。那么,我们可以从中学到什么呢?


2018年,我们在为关于食物再生的展览做设计时,也有试图从中学习。其中涉及的不仅是我们使用或消费的材料或者生产方面,而更是整个的系统。


广州“食物重生”展览

©Superuse Studios


注:Superuse工作室将废弃的通风过滤器运至展览现场


例如,目前电子商务行业正在中国蓬勃发展,随之产生了大量的包装废料,而我们的这些包装,包括盒子和塑料,仅仅是为了运输一个产品。但是,如果我们用更可生物降解或天然的材料替代这些材料,那么它们就可以经回收系统再次产出新的包装,同时可以像蘑菇一样产出可食用的食物,并在整个过程中创造更多价值。


最终,我们不是只为包装付费,而是食物本身为整个系统创造了价值。包装最终得以回归土壤甚至可以改善土壤的质量。这和桑树、桑蚕,以及蚕的粪便回收到鱼塘用来喂鱼,原理是相同的,即我们如何用更可再生的方式设计整个系统。

IMG_3884.jpeg

广州“食物重生”展览

©Superuse Studios


注:Superuse工作室展出的产品弥合了传统上分离的不同学科,如食品、包装、生物化学和建筑


Sarah Ichioka所以将可持续性不仅视为减轻危害,而作为更可再生的例子。


Jillian Chen:是的,如果你看到桑鱼池的图片,会发现那是一个非常美的景观。它是从系统的层次来设计的,结果生成非常美的建筑或景观。我想它也为设计师提供了灵感,即用不同的方式看待空间设计。我们可以从无形的部分开始进行设计,可见的部分会自然地成为它的结果。


Jan Jongert是的,所以我认为我们所表达的想法,实际上是将设计从单一产品的设计或服务转变为系统性的设计,真正考虑的是从资源到废料的整个链条上创造价值,而不仅是单一的产品。


如果查看我之前提到的数据,我认为还有一件事非常重要。那就是更具税收性:即将劳动力征税改为资源征税。这对于实现更大的经济举措非常重要。


第三件很重要的事是透明度。如今,由于我们使用社交媒体,个人的数据被大批量地分享和获悉,但是关于公司的数据却并不多。实际上,如果想要创建生态系统,我们需要能够知道哪里生产了什么以及生成了哪种废料。


所以,这也是我们推出PulsApp的原因。使这些资源更加透明,使想要处理这些资源的公司能够看到它们的生成位置,以及数量,能够利用它们开发产品或服务,并创建生态系统。如果没有这种资源透明度,特别是来自公司的资源,我们也很难创建这个生态系统。


以上谈到的是需要解决的三个重要问题。


Sarah IchiokaJillian,您将要推出这个令人兴奋的新项目。您在中国已经活跃了两年,在下一个两年,若以Superuse工作室的方法在中国设计材料,你预想会成功的是哪一个梦想项目?


Jillian Chen:当然,我的梦想项目就是PulsApp成功运行并真正为行业做出改变。这是我最想看到的。


2018年4月PulsApp签约现场

©荷兰驻广州总领事馆


注:Superuse工作室在荷兰赴华经贸代表团来访期间与广东省循环经济协会签署了合作协议


我还想知道它会如何改变未来工业区的空间规划,甚至如何影响旧工业区的规划。我们是否仍然以旧的方式从空间角度开始规划?还是从系统的角度出发,了解哪种类型的工厂应该彼此相邻以创造更多价值,以重新利用彼此的废料?我认为这应该是未来行业规划的指导方针之一。


还有,这个项目会怎样真正打破工业与农业之间的界线?现在,工、农业确实彼此分离,因为它们生产不同的产品。但是实际上,当组合在一起时,它们可以达成最大的生态系统,并且真正发挥作用。


当然,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数据,需要替换有毒的原料,以便在农业中重复使用废料。未来可能会发生很多变化。


Superuse工作室与荷兰代表团访问当地工业区

©Superuse Studios


Sarah Ichioka如果潜在的合作者或客户希望与你们取得联系,那么他们联络Superuse工作室的最佳方式是什么?


Jillian Chen:他们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或微信与我们联系。


Sarah Ichioka在结束访谈之前,你们还有其他想要分享的内容作为最后的结尾吗?


Jan Jongert很高兴我们的研究和工作能够步入下一个阶段,因为现在我们已经通过PulsApp项目完成了第一个工业区的试点。很期待不久后能看到第二个试点,看看我们是否真的可以为全省开发一个工具,为行业创造一种新陈代谢。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令人兴奋的发展和突破。与此同时,我们想要展示未来可能的样子,这是我们不断努力的方向。


Sarah Ichioka太棒了。再次感谢Jan和Jillian,感谢你们这次分享给我们的时间和信息。以上是顶好设计“打造绿色建筑,创造美好未来”专题系列访谈。我们下次再见。




撰稿人 / Writer



E N D


Sarah Mineko Ichioka

经验丰富的领导者、意见领袖。Sarah Mineko Ichioka在一系列全球知名的文化、政策和研究机构积累了丰富的管理、战略策划、编辑、项目推广经验。同时,她也是Abitare, Architect’s Journal, 建筑实录,Architecture Today,Monocle的知名杂志的编辑。

添加关注已关注

查看更多撰稿人

扫码关注 顶好设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