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Frame 专访丨设计作品被“过度曝光”?郑忠:不存在的

2019.09.16 | 中国先锋    关键词:设计策略





近几年,Frame编辑团队在对中国项目进行报道时,确立了一种对事实进行核查(fact-checking)的工作模式。每次撰写关于中国一线或二线城市接待类项目的文章,我们几乎都需要对设计师进行采访,详细确认项目用途和目的。很多时候,中国的一些接待类空间提供的服务在西方看来是很新颖的,是中国在消费需求上无可匹敌的发展速度与一系列不断变化的特殊元素结合所衍生的产物。

CCD 香港郑中设计事务所创始人 郑忠


许多设计大师包括郑忠先生在内,都活跃于相关领域。过去二十多年,CCD创始人郑忠先生见证了中国酒店设计行业的发展,为希尔顿、喜来登和索菲特等知名酒店打造了许多项目。凭借独到又犀利的设计理念和丰富经验,郑忠先生受邀担任Frame Awards 2020接待空间类的评审之一。Frame Awards 2020将于明年2月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行。

借此契机,我们(Frame)提问郑忠先生:中国正在涌现一些新的接待空间类型,是否会影响其他国家?作为设计师,如何应对社交媒体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01


Frame:您认为可以在Instagram或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过度曝光一家酒店、酒吧或餐厅吗?可不可以谈一下网络社交媒体对于接待空间造成负面影响的地方?在当前形势下,高曝光率是否总是件好事?



郑忠:不,没有哪个设计应该被冠以“过度曝光”之名。人们想通过Instagram等网络平台分享这些地方,要么是因为他们欣赏它的设计,要么是喜欢它的产品或者氛围。

深圳机场凯悦酒店 ©CCD 香港郑中设计事务所

例如,深圳1881餐厅(深圳君悦酒店)、深圳享悦餐厅(深圳机场凯悦酒店),都是很有名的酒店餐厅空间,很多人都是因为餐厅才知道酒店的。可能很多人会担心酒店餐厅的客流量对于酒店运营的影响,但是一般五星酒店的餐厅座位不会太多,而且有预定制度,一般人数不会超过100人,而且对于这一点在前期规划上,可以在动线设计安排上和前台大堂吧脱离。


深圳机场凯悦酒店 ©CCD 香港郑中设计事务所

不过,也会有一些例外,但这大多是因为运营和管理的问题。比如,人们很喜欢米其林星级餐厅,但是大多数会因为过度曝光而倒闭。除非经理管理好预约制度,否则营业额的增长有时可能会意味着服务和食品质量的下降。所以实际上,这并不是接待空间过度曝光的问题。毕竟,运营本身还关乎餐厅本身品牌的定位、包装和推广。

们身处在一个多媒体时代,每个人都能成为传播者,这是这个时代的特征。我们设计酒店并不以将其打造成网红为目的,但是成为网红地之后的确可以为酒店带来更大的影响力,所以,我们并不排斥我们打造的空间在社交媒体曝光。同时,设计可以在前期尽可能把空间动线规划设计得合理,以避免之后的曝光和客流对酒店造成运营和管理上不好的影响。

“设计师需要考虑网络曝光对运营造成的影响。



02



Frame: Frame Awards在接待空间类别下设置了5个子类别(分别是酒吧、餐厅、酒店、娱乐场所、健身俱乐部),分类简单明了。但是在中国,有些领域(尤其是娱乐和餐厅领域)的空间分类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例如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看到有些诊所设有咖啡厅,烘培房兼有培训室的功能。为什么在中国会有这么多实验性的、高度细分的业态,这似乎在其它国家并未出现?

郑忠:我们可以理解这是中国人生活方式转变的结果,人们对于提升生活品质的追求更高了。比如诊所,包括牙医诊所,医学诊所,还有保健诊所,其中有一些是从西方引进的技术和设备,还有一些是运用中国传统医学方法,如康复理疗。所以,人们去诊所,并不是去看急诊,人们是去塑造更好的个人形象,是一件轻松而愉悦的事。同时,也可能是几个朋友一起结伴去诊所,咖啡厅的功能也方便大家交流,喝喝咖啡,休闲放松。

上海佘山世茂深坑洲际酒店 ©InterContinental Shanghai Wonderland Hotel

烘培房的干净,安静和温馨氛围,也合适读书,思考和学习。所以,有一些培训设在烘焙房,除了提供场地、提供茶点以外,也是提供了一种学习和交流的氛围。而且,中国人一向注重教育,人们也意识到终生学习才是可持续发展之路,所以,各种提升职业技能和生活品质的培训都在蓬勃发展,比如电脑班,插花班,书法班,绘画班,包括烘培班都可以在烘焙房举办。



上海佘山世茂深坑洲际酒店 ©CCD 香港郑中设计事务所

概括来说,空间的复合功能是为了提高利用率,而且这些功能对于开拓客源有相互促进的作用。人们寻求便利,也追求效率。也许,这正是一个中国作为一个高速发展的、极具活力的大市场会呈现出来的状态。


03

Frame:在您的作品当中,您一直在强调“东意西境”的完美比例和重要性,也执行得近乎完美,特别是在酒店项目中。但现在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更倾向于本土品牌,而最近法国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LVMH)发布了一个惊人的声明,表明要投资一个完全中国化的美容产品线,我想问:您认为在过去的两三年中“东&西”的比例产生了变化吗? 中国的消费者对在空间设计中探索自身的中国根源更感兴趣了吗?还是他们更抗拒西化的东西?

郑忠:现在全球已经扁平化,文化的交流更加密切交融,西方文化越来越多融入中国生活,同时东方文化也越来越被认可、喜欢,这是当下的发展趋势。中国优秀设计作品的涌现,让消费者看到东方文化美得一面,引起了他们探索自身文化的兴趣,同时另一方面,西方的东西也有很多消费者喜欢热爱,不同的消费者可能有些更偏好中国文化的东西,有些可能更偏好西方文化的东西,有些可能更喜欢中西结合的东西,市场就是由各种不同的消费者构成的,我想这是“多元化”市场所显现的活力。



杭州泛海钓鱼台酒店 ©CCD 香港郑中设计事务所

以我们的项目来说,都在倡导中西结合的美学,将国际语言和本土文化融合。我们生长在这里,中国文化对我们的影响、渗透是自然而然的,东方的理念、思维都在我们的骨子里,这与表面的元素是不同的,譬如中国的待客之道,在杭州泛海钓鱼台酒店的设计中运用东方府邸大宅的概念,阐述大雅、庄重的待客之道,希望客人进去其中,感受到东方接待客人的“雅”。设计从中国传统院落和园林得到灵感和启发并运用其中进行布置,轴线递进的空间层次关系。




西安中晶华邑酒店 ©CCD 香港郑中设计事务所

中国文化非常丰富,即使是“待客之道”的传承,在不同的地区会有不同的设计表达,就像LVMH一样,洲际也在做面向华人的酒店品牌,Hualuxe(华邑),这不代表我们更抗拒西化的东西,而是我们可以看到国际的趋势越来越热爱东方文化。西安中晶华邑酒店位于古都十三朝的西安,与温婉的杭州江南文化不同,这个项目的设计在地性更强调唐朝的恢弘气韵,以中正对称的设计手法,穿梁斗拱等传统元素来带领宾客进入盛世礼仪之邦的历史中。

“中国人认为终生学习才是可持续发展之路。”


04

Frame:您觉得有一些接待类的公共空间没有被完全利用但却有使用潜力吗?比如,有很多人提出过机场的走廊可以改造成更个性化和更舒适的走廊和半私密的休息室。

郑忠:确实存在一些仍未被完全利用但却有使用潜力的酒店公共空间。当下的共享理念盛行,我们也在一些项目中践行了这些理念,如在深圳博林天瑞酒店中,我们通过设计让全日制餐厅与大堂吧连在一起,共用一个厨房,一批服务人员,大大节约了运营成本,而且当早餐用餐高峰期时,宾客也可以在大堂吧用餐,充分利用这些闲置空间,即使是高峰期也让宾客拥有一个良好舒适的用餐体验。



深圳博林天瑞喜来登酒店 ©CCD 香港郑中设计事务所

在佛山罗浮宫索菲特酒店中,我们将家具展与酒店结合,在大堂吧以中空双视角设计,一面眼见同层户外西式园林,一面可俯瞰9-10F家具展馆,展馆内是一年不断的万国家具展,这样包罗自然与物质的万象空间被设计精巧结合于大堂一隅。而它的宴会前厅是连接了七、八、九三层空间的大客厅,整个空间非常恢弘大气,室内一整面三层高的绿植墙与户外花园衔接,而户外花园又连接起八楼宴会前厅的水吧区,可以举办户外婚礼,满足不同需求。


佛山罗浮宫索菲特酒店 ©CCD 香港郑中设计事务所


05

Frame:您认为在未来五年,可以在Frame Awards接待类空间类别下增设哪些子参赛类别?

郑忠:随着社会发展,人们的消费追求会越来越多元化,催生酒店设计的创新与发展,未来会有更多细分的酒店,如亲子酒店、养生酒店、健康理疗酒店、智能酒店、绿色酒店等,我想这些酒店类别的发展也是未来五年趋势。



深圳南山万豪酒店 ©CCD 香港郑中设计事务所



策划 周三霞   视效 严诚

翻译 Elin  编辑 自清

图片由 CCD 香港郑中设计事务所 授权

由 顶好设计 翻译整理发布

如需转载,请留言与我们联系





顶好设计

为中国最优秀的设计团队,提供最全面的全球奖项资讯。顶好设计微信公众号:design-encounters

添加关注已关注

查看更多撰稿人

扫码关注 顶好设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