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顶好访谈丨快乐的设计,即便再小的案子,也能成为“令人羡慕的办公室”

2019.07.04 | 中国先锋    关键词:设计 办公 访谈


策划/周三霞

文案/富小助Van

视效/严诚 自清




有一种办公室叫“别人家的办公室”,因为用颇有创意的室内设计代替了白墙和格子间,更容易消解掉人们对于辛劳的怨言,还有可能激发创意和灵感,所以更受到上班一族的欢迎。位于台湾的柏成设计( J.C. Architecture )就在自己的作品中,向我们展示了一系列的“别人家的办公室”。


柏成设计目前主要致力于建筑与室内设计,创始人邱柏文曾旅居多国求学及工作,获得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高阶建筑设计硕士学位及澳洲雪梨新南威尔斯大学建筑系杰出荣誉学士。


柏成设计创始人 邱柏文/图源:柏成设计官网

柏成设计创始人 邱柏文/图源:柏成设计官网


邱柏文曾就职于日本黑川纪章建筑师事务所、美国纽约 Kevin  Kennon Architects、 United Architects 等事务所,并担任过淡江大学建筑系、台湾科技大学建筑系、瑞典斯德哥尔摩皇家科技学院建筑系以及美国纽约 The Institute for Architecture and Urban Studies 兼任讲师。


东西方相融合的经历,设计行业与讲师的多样身份为邱柏文带来丰富的经验,并培养了其不设限的设计态度,他也形成了独特的关于东西方设计市场、业主的观察与比较。




别人家的办公室


柏成设计主要关注在空间设计,从建筑到室内设计,涉及商业地产、私宅,乃至家居等多个方面。邱柏文自认为基本上是个工作狂,憧憬一天48个小时以便可以一直不断地工作。大概正是在自己的工作里体会到了工作空间的重要性吧,柏成所设计的办公空间总有一种抚慰浮躁,让人可以安心于工作的氛围。


永联物流自动仓储办公室

摄影:Kuomin Lee


不久前,柏成设计凭借“永联物流自动仓储办公室”这一项目获得美国IIDA全球卓越设计大奖“小型办公空间”奖项。在这一项目中,柏成设计将明亮宽敞的挑高,和木与金属融合的工业感一同融入办公室设计中,一改人们对于物流仓储空间混乱的印象,建构出规整而具有现代美感的Loft建筑。


永联物流自动仓储办公室

摄影:Kuomin Lee


当然,柏成所设计的办公室还有很多,令人惊讶的是,他们仿佛总能源源不断产生关于办公室设计的新创意。


比如在H&M 物流办公室设计中,也是将浅色、阳光感融入其中,把紧张又颇有压力的职场关系消弭于柔和的空间中。


H&M 物流办公室

摄影:Kevin Wu


此办公室原本即为挑高的空间,柱体之间的跨度极大,与外围环境的山岚美景相呼应,源于这样的观察,设计师决定对空间的开放性进行更多探索,比如在工作空间中置入一个庭院。


在东西方历史建筑中,人们常常运用中庭的概念创造位于建筑内部的室外空间,使得内外环境既隔离又融合,这个庭院让使用者能共享彼此的空间,也是综合用餐、会面讨论、休憩等不同机能的开放区域,增强了办公室里的生活感。


H&M 物流办公室

摄影:Kevin Wu


当谈到如何实现这些有创意的办公空间时,邱柏文认为1:1测试和善用施工厂商这两点非常重要。柏成设计经常会在自己的空间中加入创新和实验性元素,但创新通常意味着缺乏前人经验,所以邱柏文会预先做1:1测试,如此一来可以更好地理解材料强度、接合点等等细节,以便在正式施工前调整好问题。


同时因为台湾拥有非常多厉害的施工厂商,每当有任何问题时也可以马上求助他们进行咨询并解决问题。尽管有些大型事务所可能使用带有阶级层次的眼光看待这些厂商,邱柏文会从内心尊敬且认同他们,他会将施工厂商的专业度加入自己的设计思想,以此碰撞出新颖的空间体验。


“在坚持过程中也要学会灵活运用”,邱柏文如此总结道:“坚持和灵活这两个词看似矛盾,但我们的作法是多听业主想要做什么,多沟通想法。从公司角度仔细聆听对方需求,再加入设计师自己的生活体验、工作经验以及最重要的设计价值来完成设计案。最终将语言变为空间,让对方体验到自身希望完成的事情。”





快乐的梦想空间


在柏成设计的众多作品中,邱柏文最想分享的Speaker Cloud,这是一个非常小的设计案,大概10-12平方米左右。


理论上这么小的案子所产生的收入也会非常有限,邱柏文对它起初也没有抱着很大的期望,最后决定要做这个案子其中关键原因是希望可以帮助年轻人创业。就如同设计的始衷就是帮助这个世界解决问题,让设计把世界变得更美好。


Speaker Cloud

摄影:Kuomin Lee


很多时候,设计作品就像奢侈品无法让所有人群享用,若只服务金字塔顶端客群,柏成设计的设计理想就无法触及到各个地方。也因此,无论设计案的体量大小,只要是能帮助年轻人的案子,是有理想的案子,是能帮助社会做出良性改变的案子,都会出现在柏成设计的作品中。


Speaker Cloud

摄影:Kuomin Lee


同时,在Speaker Cloud这一项目里,设计师既要考虑如何按照客户需求进行产品展示,还要让年轻人在预算内把梦想实现,可谓是不小的挑战。设计师把产品和空间感当作灵感,最后透过实验性的研究,找到轻量又能涵盖折射、防火、渗透作用的材料。这种能在较大限制中进行多角度创新的体验,是邱柏文觉得是最特别的地方。最终,这个小小的空间设计也获得了TID台湾室内设计大奖。


收入和运营固然重要,但人们的梦想和在空间中的体验同样相当重要,诸如此类的设计思想,也折射在柏成设计的作品中。


更快乐试验所 Happier Cafe

摄影:Zach Hone


比如颇具实验性元素的“更快乐试验所”。由于这个场地只有6个月的租期,设计师便以装置艺术的表现手法,用牛皮纸制成了出其不意却又充满安全感的空间。自由散落的牛皮纸形成了小床和家具,人们在这里可以喝咖啡,还可以舒舒服服地躺一会或是涂鸦、思考、交流,收获一些美好的体验。


更快乐试验所 Happier Cafe

摄影:Zach Hone


在这个项目的设计阶段中,柏成设计通过整理业主及团队们对快乐定义后,研究统计发现:快乐是非常私人的。于是为空间确定包围、独立、隐私、自由这些定义。受限于业主预算,邱柏文和团队透过非常多测试,最后决定将纸作为设计基础,在考量纸张的重量、防水性、天花板的承重等客观因素后最终将空间实现出来。


人们不仅能在这个空间中收获乐趣和放松,在画图写字当中也能将快乐的记忆留下,传达给下个人。累积上千人快乐的回忆,更能达成设计师与业主的想法延伸。


更快乐试验所 Happier Cafe

摄影:Zach Hone


说起设计师的梦想,邱柏文认为“成功”不是最终目的,因为定义太广泛。他很早就发觉到自己的创造力来自于童年时在纽西兰、澳洲、瑞典、美国、日本等不同地方的经历,因此也想帮助其他学生拥有这个“勇敢去梦”机会。


因此邱柏文在五年前成立OUT Scholarship,赞助有梦想的学生出国看世界。学生在提交旅游主题、目的地与费用时间等计划后,将有可能获得由柏成设计提供的旅游奖学金与专业指导。


OUT Scholarship

官网:https://www.outscholarship.com/

图源:柏成设计官网


向世界提问,也帮世界做解答。柏成设计的野心不仅是要自己做出好设计,同时也希望能把世界的设计变得更好。



感受东西方思想碰撞


在邱柏文多年东西方经历碰撞的过程中,不是没有经历过负面的东西。


比如在日本时,邱柏文曾到黑川纪章建筑师事务所工作,日本相对欧美国家较为保守,工作环境也有阶级(前后辈)制,他就把负面化为正面力量,无论正面或负面影响,在自己认为对的时候坚持理念。进而黑川也会尊重他的想法,给予更多空间发挥并适时提点方向。


邱柏文将在黑川身上学习到的部分应用于工作中,尽管柏成设计的业主、厂商及员工并非都是亚洲人,在很多想法和观念上会有所差异,他总会从对方需求出发,勤于沟通,适时坚持设计理念。在邱柏文看来,唯有坚持理念,才能向别人展现自己以及自身对世界的想象。


SANADU 沙龙,老宅地下室的一片森林

摄影:Kuomin Lee


在华人市场做设计,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在于与业主的沟通,和来自时间、预算的压力。东方业主往往在第一次碰面后两周内就要求交出设计图,对习惯西方工作方式的设计师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西方业主面对设计师会给予较多时间与资金做研究与设计,也因此邱柏文在刚回台湾发展时感到非常不习惯。比较城市开发,东方较西方压缩几十倍时间,追求速度;同时,压缩设计时间对设计师的价值观与思想会造成一定的影响,这也是邱柏文持续与业主沟通的部分。


当然凡事有利弊,在东方式工作环境中,最大的收获是思想被训练得很快,可以并行去进行多个设计案,更有机会去尝试如何在有限的预算和时间下达成业主需求。在业主的要求和自我创意间达到平衡,也是一种有趣的博弈。


关于东西方异同的观察,也体现在教学方面。邱柏文在东西方都有任教经验,但他发现东方教育并不是那么自由,倡导着老师永远都是对的观念。尽管很多人希望接受西方教育,但在他看来如果所有建筑师设计师都到西方接受教育,那会不利于东方文化和设计的发展创新。


《Instant Asia》 / 作者:Joseph Grima

图源:网络


正如Joseph Grima在撰写的《Instant Asia》中就讨论这个现象:东方建筑师在常春藤或欧洲名校学成归国后,往往急于在母国展现于西方的学习成果并测试刚学习到的工法,操之过急的情况下他们的设计都不再讨论自身的历史记忆与文化色彩,东西方设计的语汇和思想也都消失殆尽。因此,在邱柏文看来,找到东西文化的融合点,才会让作品更能充满趣味性的创意。


虽然在东西方文化融合中难免产生一些负面状况或是思维冲撞,但好的一面是亚洲业主往往会给设计师更多的机会去完成更大的设计项目。在东方快速发展的舞台上,不同的思维快速互相交流、影响,产生的化学反应,形成挑战与机遇并存的奇妙空间。


设计是帮人们解决问题,邱柏文希望可以在未来通过设计解决更多的问题。例如“更快乐实验室”这个案例一样,从限制中找出答案。


他也希望,正如2018年将“更快乐实验室”带到DESIGNART TOKYO 2018一样,未来可以将柏成设计的作品和对城市的设计理念分享到更多的地方,让更多人能体验创作与实验性设计的快乐。




顶好设计

为中国最优秀的设计团队,提供最全面的全球奖项资讯。顶好设计微信公众号:design-encounters

添加关注已关注

查看更多撰稿人

扫码关注 顶好设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