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顶好访谈丨为谷歌、微软、迪士尼设计办公室,他从不做无趣的设计

2019.07.03 | 国际前沿    关键词:设计 办公 访谈






THE DISNEY STORE HEADQUARTERS

(迪士尼商店总部)

Pasadena, California

摄影:Benny Chan,Fotoworks


Google、Microsoft、Disney、Nokia 等知名企业的办公空间是怎样的?工作空间近年来随着新型的办公模式的改变又有怎样的设计革新?顶好访谈对话美国顶尖办公空间设计师Clive Wilkinson,为你揭示办公空间的“革新”。



以下简称Michael为“M”,Clive为“C”

以下简称Michael为“M”,Clive为“C”


定义联合办公


M我是Micheal Webb,很荣幸今天有幸采访到Clive Wilkinson,一个设计出世界上最具创意空间的建筑师,他在1991年的时候于洛杉矶成立了个人事务所。


他的客户包括Google、Microsoft、Disney、Nokia、一个时装学校和一些高级广告代理商。他所设计的空间非常开放,用色非常大胆,并且利用建筑结构来促进互动。其中他为Babarian Group设计的空间是他最具戏剧化的作品,一个长300米的超级桌子,像蛇一样在很多空间里面穿梭。



The Barbarian Group

摄影:Michael Moran


而这一次他选择了三个近期的作品来给我们阐述他对工作空间的设计理念。Clive,你认为你是一个革新的设计师吗,在改变人们工作方式上?

 

C革新这个词听起来似乎有些戏剧化,不过我觉得在工作空间这个不停变化的领域,也许用革新这个词也没有错,因为我们现在的工作方式与我们的父母辈四十,甚至五十年前确实是有了难以置信的变化。






 The Barbarian Group

摄影:Michael Moran

M加州的媒体和技术公司是否在这方面有带头作用?

 

C我觉得这样讲有一定道理,在某种意义上,这些都是由资金驱动的。很多资金流入科技行业,促进了巨大的人员成长,也同时推动了工作空间的设计项目。现在北美公司的白领业务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特别是在硅谷和湾区,同时也影响到了美国西海沿岸的其他城市,像洛杉矶以及西雅图。


M在你实践的这半个世纪里,你觉得市场情况如何?


C不得不说市场是由数字革命驱动的,网络,以及数字化等等。现在移动办公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时尚。二十年前,我们还在跟CPU盒子、磁盘、无法移动的巨大显示屏,以及许多电缆电线做挣扎,在机械的巨轮里苟延残喘,但自从有了数字革命,有了强大的笔记本电脑,一切都变了,人们可以随时移动,也因此改变了人们行为的方式,并且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咖啡店文化,人们开始离开家工作,也促进了“联合办公”这个概念,这些都是二十年前无法想象的。

 


Intuit Marine Way Building

获得 2018 Architizer A+奖

理念类-建筑+协作,专业评审奖

摄影:Jeremy Bittermann


M你怎么定义联合办公?

C联合办公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工作场所,也创造了一个社区。特别是创业公司,自由职业者,和一些小公司,如果没有联合办公的概念,他们可能仍然在加州的仓库里或者纽约的卧室里面办公。

M拒绝等级制度,推崇团队合作这更多是一个时代的转变吗?

C这个时代的转变,我觉得都取决于在过去二十年间的教学环境改变了整个文化,鼓励团队合作,这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新兴技术的熟悉程度,老一辈的人可能已经不太适应了。

不再被束缚的人们想要找到属于自己的组织,同时也改变了进入工作行业者的喜好以及习惯。


Intuit Marine Way Building

摄影:Jeremy Bittermann


无趣的工作不值得做

要做就要做到令人惊叹


M你有个性鲜明的风格,可是你又尽量避免重复自己之前做过的,这你是如何做到的?

C当你做每个项目的时候,要注意两个事实,第一点是每个项目都有一个独特的客户,就算是同一个客户,他的想法也会根据公司发展的方向而发生变化,所以永远不会一模一样。


第二点最重要的事情是每个客户在一定的时间对一定的项目的看法都很独特,我们尽我们可能去了解以及理解他当时的看法,以及如何做出一个表现他想法的产品,一旦建成,这个东西可以跟客户的想法融为一体,甚至作为他自身想法的延伸,以此让整个产品项目变得独特。

M这是不是既适用于在那工作的员工以及来这个公司的客户去发现这个空间的独特性。

C没错,我们同时也觉得有必要确保每个空间都要让人有灵感,这样说好了,无趣的工作不值得做,要做就要做到令人惊叹。

所以,找到适合的应对措施非常重要,这样才能将其转化为令人惊叹的产品?



Intuit Marine Way Building

摄影:Jeremy Bittermann



M这件事非常有启发性,现在的工作场所甚至被当做人们的第二个家,他们不仅在里面工作,也可以在里面吃饭、放松、玩游戏,甚至睡觉。可能对于现在一些刚毕业的年轻人,办公室比只在里面睡觉的家还要重要。

C我觉得你讲的这个非常对,可能是受到对工作场所文化新定义的影响,同时这些空间也被设计的非常适宜人,被人们所需要,而且一般这些办公室里面都会有很多很好的设施,并且带给人一种在大学校园的气氛。

让这些空间变得有活力,你可以在这样的环境里找到你的恋人,将来的另一半,通常你在家里能拥有的东西都很有限,小小的公寓空间,小小的房间,所以家变得没有那么主要,我们也观察到人口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独居或者住在多人社区,反而不像从前都是以家庭为单位。

安家变得不那么流行,人们更多地选择是自己一个人住或者住在一个多人社区里。


Intuit Marine Way Building

摄影:Jeremy Bittermann



M我们来看看你选的这三个项目如何表现了你的想法,让我们从硅谷的Intuit项目开始说起吧,所有的大型科技公司,比如苹果、google、facebook等等,都在创造新的工作空间工作方式,耗巨资打造超大的空间,你觉得Intuit跟他们相比走的是什么风格呢?

C怎么说呢,Intuit在硅谷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社区,他们非常专注于做出属于自己风格的产品,而且他们对如何保持他们的才华以及创造力很用心,也尽力去确保这个社区平衡健康的生活方式,它不是一个特别奢侈而是一个非常接地气的社区。为他们建造这个空间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挑战,一个激动人心的项目,也是他们对房产的第一笔投资,第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建筑空间。

这个空间是整个大建筑比较核心的一部分,其中的中庭空间为了给整个社区提供举行比较大型活动的地方,被设计得看起来有点大的不成比例,但我觉得结果还是非常成功的,虽然用的是常见的手法,比如露天看台,还有中庭中间的大阶梯式座位。


Intuit Marine Way Building

摄影:Jeremy Bittermann


虽然有些陈词滥调,但确实有其功能性在,也非常受到使用者的欢迎,成为了一种亲和的景观,非常适合新的办公理念,也将上下空间联系起来。这也是我们想要做到竖向楼层连接最大的挑战,比如如何将公司里跟其他楼层隔开的的商业部门与其他部门相连。

因为多层建筑本身会因为建筑结构以及楼层被大大分割,在设计这种流动型办公室的时候,如何打破楼层竖向独立性,增加楼层之间的相互交流,让人们不管是从物理、商业还是心理层面都觉得楼与楼之间是相互连通的。


Intuit Marine Way Building

摄影:Jeremy Bittermann


M所以楼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变成了一种凝聚社交的地方,像你在上下楼的过程中可能会碰到其他楼层其他部门的人,然后开始聊天或者分享一两个新的的想法。

C对,这非常的重要,这听起来像陈词滥调,因为大家已经对这种“偶然相遇”的概念很熟悉了,但它真的能起到作用,特别是商业上,重要人物之间不经意不刻意的互动,这里的重要人物不一定是指职位高的人,只是说在不同领域有自己专长的人,这种想法间的交流非常的有利于促进新想法的诞生。




Intuit Marine Way Building

摄影:Jeremy Bittermann


M你提到的那个中庭,我相信它有双重功能,不仅可以让人拿着电脑在那里做事,也可以变成一个小礼堂,变成一个可以聚集人们做活动的地方。

C是的没错,这正是我们想要达到的效果。公司需要大空间来办活动但又不愿意浪费金钱租用过多空间,这一直是一个设计上的挑战,所以让一个空间有多个功能就比较理想,就像这个中庭空间,就很适合做成多功能的兼顾性空间,使得它处于实用性和投资造价之间的“甜区”。


Publicis North American Headquarters

摄影:Michael Moran


M第二个项目是为Publicis做的,一个正在上升的法国广告公司,他们之前也雇佣过非常有名的建筑设计师,他们这次对纽约办公室的要求是什么?

C从1991年我们创立以来,Publicis应该是占据我们市场份额最大的一个客户,我们在合作中学到了很多,慢慢知道了该怎么帮他们设计,他们对我们非常信任,他们不再说他们要什么,而是让我们直接告诉他们应该要什么。

我们清楚,工作环境以及开展活动是他们公司最主要的核心。这是一栋非常典型的曼哈顿中城商业楼,多楼层,分隔的楼层,Publicis将占据8层楼并且将他们相连,整个通用空间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核心筒,周围布满商业办公室,对我们最大的挑战将是如何使整个空间竖向以及横向相连。



Publicis North American Headquarters

摄影:Michael Moran

所以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是利用剖面来改变原本建筑运行的方式,我们想尽量隐藏核心筒,于是我们开始把核心筒形容成一个树桩,我们会把一些封闭的功能放在核心筒里,然后保持核心筒周边的空间越开放越好,并且尽量优化光、太阳等的利用。

我们还给一些精选的空间加了可以看见城市景观的窗户,为了让人们能感受到空间的活力我们也把核心筒改了。



Publicis North American Headquarters

摄影:Michael Moran

因为这个空间比较碎,这个因素让我们能够在设计建筑功能的同时不破坏建筑梁柱构造,它本身就是有机的结构布置,不是非常规则的方形网格状排布,这让我们有了很大的自由,也让Publicis能在之后对设计做改变的时候,人们不会发现这与原始的设计相冲突。


Publicis North American Headquarters

摄影:Michael Moran

M除了核心筒之外,你们有没有打通各个楼层增加楼梯来连接这八层楼?

C是的,楼里本身有一些楼梯可以利用,我们重新规划了顶层跟底层的几个楼梯,然后打通了中间的三层,加进去了非常有戏剧性的楼梯让楼层间有了很强烈的连接,那个地方也变成了整个空间里面的最主要中庭。


Publicis North American Headquarters

摄影:Michael Moran



全色光谱的空间


M自从有了直观型办公空间开始流行后,类似Frank Gehry办公室或者是当时的Chiat Day公司,Chiat Day作为这种想法的领导者提出了室内景观的概念,就如同一条街两边的商场。你会把这种理念运用到你的设计中去吗?


TBWA Chiat Day(洛杉矶)

摄影:Benny Chan, Fotoworks


C当年我参加Chiat Day项目的时候就已经涉及到了这种理念,像是主要街区加城市景观的方式,那是我们1998年给Chiat Day做项目的蓝图,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但是这种方式想法仍然没有过气。这其实是非常现代的想法,告诉我们如何去设计一个地方,如何规划他的各种流线,和放置各种公共空间以及功能,比如我们这个项目中间有公园,也尝试在那放置重新设计改装过的集装箱,还有一个篮球场在中间等等。


TBWA Chiat Day(洛杉矶)

摄影:Benny Chan, Fotoworks

我觉得他们有些想法还是非常棒的,我在做Chiat Day的时候,有个Ware house的项目很神奇,当你在那个空间里面,你都意识不到这里几乎没有窗户,这在欧洲是不合法的,因为在欧洲你一定要有窗户,而且有规定说距离多少就要有一个窗户,在美国可能可以比较疯狂,当我完成那个项目的时候,我都有点想在那里上班了。

M我记得在除了当时Frank Gehry做的Chiat Day办公室,他们后来搬去的Ware house让我记忆很深刻,那个Ware house让人感觉愉悦,就像你说的不仅没有让人感觉到没有窗户,甚至会觉得根本不需要窗户,你们专注于设计内在空间,以及运用许多大胆的颜色,你能再多跟我们聊聊这种用内在空间形体形态以及颜色代替像自然光这样的传统建筑元素的设计方法吗?


TBWA Chiat Day(洛杉矶)

摄影:Benny Chan, Fotoworks


C我们非常注意一个空间拥有全色光谱的重要性,虽然世界上很多地方的办公室仍然使用灰色,或者暗色调。对于这种情况,我非常担心在里面工作人员的心理健康,我们的眼睛需要受不同颜色的刺激,所以全色光谱非常重要,室内空间需要这些颜色来效仿大自然的感觉。我们是成长在室外的生物,我们的心理健康也很大程度于此相关,所以不管我们在室内还是室外,自然的颜色都是不可或缺的。



TBWA Chiat Day(洛杉矶)

摄影:Benny Chan, Fotoworks

M还有植物,你们还在办公室里面种了树?


C我们有小树,种在建筑中央,顶上有天光,直接照射到植物上。但非常难过的是,他们最近移走了那些二十几岁的树,我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这件事大概是去年发生的,但我觉得这让整个建筑缺失了一些东西。


TBWA Chiat Day(洛杉矶)

摄影:Benny Chan, Fotoworks

M这让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像这种大型广告公司,科技公司,他们工作量多的时候可能会招入多人进来,工作少的时候甚至可能会人数减半,你的设计的空间需要有非常大的灵活性才能适应这种人员的大幅度变动,同时你也要有不过时的设计,你能跟我们聊聊你是如何让你的设计符合各种公司的变化以及如何做出这种有强烈辨识度的设计才能不过时呢?

C这是个好问题,首先我们会考虑到一个建筑各种系统的生命周期,这些方面让你明白一个建筑会经历什么样的改变,比如Chiat Day,我们会非常谨慎地设计它的永久性房间结构以使他有足够的流动开放空间,这个意思就是,让一组空间有机会从一个空间扩大到另一个空间,就是随时能增加以及消减工作空间以及办公座位,他同时也能从这一个地方自然地生长到下一个地方,没有对应的其他结构阻碍一个空间的成长与改变,这才是真正的改变需要存在的原因。


TBWA Chiat Day(洛杉矶)

摄影:Benny Chan, Fotoworks

我们后来还有很多项目也都有这个情况,对于一个办公位需要多大的空间不同时期都有不同的要求,九十年代的时候一个办公位的空间比现在宽松,随着时间,空间越来越挤,整个世界基本都在缩小一个办公位的空间,所以以前的设计对比现在容量不足,Chiat Day也是如此,因为它是在1980建的,他们最近就因为人多了在缩小工位。最好的情况就是人员增多了,空间还能去容纳,不用拆卸空间。

M现在流行的热点办公位的概念,也就是随时让需要的人有办公位,这个概念是否已经成为办公室的一种常规设计?你觉得还有哪些缺点会降低人员自由流动现象的流行?

C首先,现在的移动办公概念已经不仅仅限于hot desking(办公桌轮用制: 是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兴起的,通过节省空间来节约开支的一种多人共用同一个办公桌的制度),那个概念有点被过度简化了。现在有种支持移动办公的概念叫mobility tozero,就是基于不同活动形式的工作,通俗的说就是当你去工作的时候,有不同的工作环境供你选择,这些环境非常多元化,可以适应不同大小人群的工作,不管你是一个人工作还是一个组一起工作。


TBWA Chiat Day(洛杉矶)

摄影:Benny Chan, Fotoworks

这同时也意味着不同的工作环境会让工作变得更有趣,也会让这个地方更有能量,因为人们更多地在这个空间走动,但有一点我们也需要知道,这种工作方式可能适合某一类型的企业,不适合另一类型的企业,比如说在科技公司的领域,软件工程以及软件工程开发这个行业的性质就不同适合移动办公的理念,因为他们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移动性就没那么重要。

在这种行业,人们就不需要走动太多。但很多其他的公司就很喜欢这种更灵活的办公形式,就像之前的Publicis广告公司,那是我们第一次把这种灵活办公形式运用到设计中去,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是觉得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自己的座位,我们就只需要减少封闭的私人办公室,后来我们带他们去参观了一些按照不同的工作形式决定工作环境的纽约办公室,他们就决定换成这种形式的办公室设计了。

现在证明这个设计非常的成功,Publicis这个公司变得越来越强大,并且吸引了很多就业者。整个环境也让人感觉非常有活力跟启发性。


TBWA Chiat Day(洛杉矶)

摄影:Benny Chan, Fotoworks

M你选的第三个项目是SRA实验室,在纽约的一间研究型医院,主攻医后复原,这个项目的设计跟你设计的其他几个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C健康保健型建筑设计跟其他办公建筑非常不一样,非常多的理疗保健相关的规定,和很多关于什么是对健康保健最好的不同想法。


Shirley Ryan AbilityLab

获得 2018 Architizer A+奖

理念类-建筑+技术,大众评审奖

摄影:Michael Moran

那个时候,医院有一个非常有想法的CEO,医生Joanne Smith,她想结合科学研究和化学护理,以前人员护理实验室只用于医疗护理,而她想让这个部门跟科学研究科在同一个空间里面工作。

那是一个非常棒的提议,但在当时的医院并没有得到很大的支持,他们并不想把需要高度集中精力的科学研究部门跟随时都可能有病人尖叫的医疗护理放在一起,那变成我们当时的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我们对病人对这类空间的使用进行了一些调查,主楼是HDR, GENSLER这种大公司做的。


Shirley Ryan AbilityLab

摄影:Michael Moran

客户希望我们真正做出能让人感觉到乐观以及希望的空间环境,这对那些正在从人生变故中康复的人们来说非常重要,一个积极乐观的心态等于病治好了一半。

以便协调这些在同一空间的里面的研究员,护士,医生还有病人,我们为他们做了特别的设计,有半屏障的墙,也有完全开放的空间,还有专门放置医疗器械的地方,也为在艰苦复健的病人设计了专属的通道。这些是我们之前没有做过的。


Shirley Ryan AbilityLab

摄影:Michael Moran

这个设计结果非常的棒,医院不再看起来像传统的医院,看起来像是一个很有活力的环境。特别是我们设计的彩色天花板,完全不同于传统医院的天花板。因为很多病人都是来治疗背部的,他们需要被牵引治疗所以会一直看着天花板,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在天花板上引入这么多色彩和图案。

他们看到了以后都会说“wow~这太酷了!”,从而让病人重新产生了对生活的热爱,更努力地康复。这是我非常自豪的一点。


Shirley Ryan AbilityLab

摄影:Michael Moran


未来的办公环境



M我们30分钟的采访快结束了,不过我还想问一下,你能想象二十年以后,我们的办公环境会变成什么样吗?

C:天啊,这是个好问题。我是这么觉得的,将来还会有很大的改变,特别是有了人工智能之后,这种设备他不一定是要看起来像人类,而是一些全新服务注入到环境中,我觉得这种种的新服务会比现在的科技把我们抬的更高,可能现在的办公室到了那个时候就会像是从现在的精品酒店转变而来的。特别是当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的时候。

现在的视讯功能还是有一些局限性,人们仍然觉得面对面的交流必不可少,因为很多信息无法通过视频传递,但你想象一下,比如在硅谷,如果我们有更先进的VR技术或者滚动屏幕,那一切可能就不一样了,可能我们可以不用千里迢迢去赴会,也不用为了一个会议而改变原来的午餐计划。

如果这些都能成真,那我们去一个地方的原因可能就会发生转变,虽然我不知道这些原因会是什么,他们代表着什么意思,我也不觉得如果这样所有人都可以放假了,因为那会是一个大的毁灭,但我觉得这个时候,聚在一起变得更有它特别的意义,人们更会想清楚聚在一起的原因,如何聚到一起,和想要真正聚在一起的人。尤其是当我们有了像Siri这样的助手,不需要我们多做什么的智能工具之后。


图片来源于网络

想象一下把这个东西延伸到你生活的方方面面,你可以分分钟通过这种服务系统做很多本来你要花一整个下午才能完成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将来你有了时间做更多有创造力的事情,完成更好的设计。而且我们对事物的的要求以及标准会越来越高,不像现在仍然有很多设计的非常差,没有人想住的住宅出现在不该出现的街区,住在里面的人非常挣扎,因为各方面来看这些建筑设计得都不好。

高速发展的情况下,现存的这些不好的东西很快会被一些更加智能的东西取代,虽然我现在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觉得到那个时候我们就能用更智能的方式来解决一些因为洛杉矶不成功的城市规划所导致的问题。而且大多数城市都跟洛杉矶一样有着同样的问题,这是我们将来可以改正的。

M在这个时候,你设计的美丽工作空间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躲避现实的地方,也给我们创造了一个个不仅看起来美丽愉悦,而且也让我们想在里面工作的新世界。

C我觉得人就应该一直尝试给你想要改变的东西做出榜样。

M今天非常荣幸能采访到你!

C这也是我的荣幸!


- end -

本文

由 顶好设计 原创

编辑:自清

翻译:李旸

视效:严诚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Michael Webb

迈克尔·韦伯是美国知名建筑评论家。拥有28本个人著作,涉猎范围包含建筑、设计、旅游等。他曾被法国政府授予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生长在英国伦敦的他曾是伦敦“The Times”和“Country Life”的编辑,而后移居美国,并被授予美国建筑师协会洛杉矶分会的荣誉会员资格。他是欧美各大一线设计刊物的定期撰稿人。

添加关注已关注

查看更多撰稿人

扫码关注 顶好设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