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顶好访谈 | Lim + Lu林子设计:慢工出细活,不做三分钟设计

2019.07.03 | 中国先锋    关键词:设计 理念 访谈


在第二期顶好访谈,顶好特约媒体顾问——Suzy Annetta,为我们邀请到了在全球范围內提供跨领域设计服务的Lim + Lu林子设计的两位创始人,Vincent Lim(林振华)和Elaine Lu(卢曼子)。


Suzy: 大家好,我是来自Design Anthology杂志的Suzy Annetta,今晚很高兴能和两位特别的嘉宾一起跟大家交流,下面有请他们跟大家打招呼。

 

Elaine: 大家好,我是来自Lim + Lu的Elaine Lu(卢曼子),我是Lim+Lu的创始人,同时今天来到现场的还有另外一位创始人 Vincent Lim。

 

Vincent : 嗯,我是来自Lim + Lu的Vincent Lim(林振华)。我在这简单介绍一下Lim + Lu,Lim + Lu是一家室内陈设设计工作室,致力于提供室内、家具和产品等设计服务。


康奈尔大学

康奈尔大学

定义Lim + Lu


Suzy: 好的,听说最近你们在做很多有趣的项目和产品。但是我想先往回倒带一点点,谈谈你们的学生时代。你们都在美国上的大学,我想Vincent你在康奈尔大学时期,因为来自设计家族,应该没有压力,哈哈。Elaine你也是就读于康奈尔大学还是不同的学校?


Elaine: 是的,我也就读于康奈尔大学。说起来也有趣,因为Vincent的父母是在康奈尔相遇相识,他的哥哥也读的康奈尔大学,我们也是在康奈尔大学认识的,非常地巧合。

 

Suzy:这好像变成了你们的家庭传统了,哈哈。那(就读于康奈尔大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因为在我印象中,康纳尔是一所建筑学院。你们是在那个时候就计划以后你们会从事室内设计和室内产品设计,还是毕业之后?

 

Vincent: 就我而言,在康奈尔大学我们修的是建筑课程。它确实是专注于建筑,我们需要有创造性思维和解决问题的思路。但是在我大四那年(五年制),我修了家具设计课程。它开拓了我对设计的其他领域的视野。而我们所接受的建筑设计学习,也是对设计的其他领域的探索。这也是我最初喜欢上家具设计的原因之一。


康奈尔大学“手推车”家具系列

康奈尔大学“手推车”家具系列


Elaine:对我来说,我始终专注于建筑学,我从未想过从事室内设计、家具设计或者产品设计。直到我毕业,并在纽约工作数年后,我离开Robert Stam去到Tiffany & Co并致力于零售空间室内设计,那次经历刷新了我的视野,原来创造室内空间,家居和产品居然可以是如此私人的东西,我对此相当感兴趣。这就是我们喜欢从事这一行业的原因。

 

Vincent:不好意思,我想补充一下。真正使我们转行到家具设计是因为我们家庭度假的那次巴黎之行。在巴黎的最后一天,我们本来是计划那天就飞回来的。



Bouroullec Brothers的设计作品

Bouroullec Brothers的设计作品


但有人推荐我们去了Les Arts Decoratifs博物馆,看了Bouroullec Brothers的设计作品回顾展。我们所参观的那个展,我认为它,触发了一些很特别的东西。就是在那时,我们确定了,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


Elaine:嗯,准确来说,这是我们想做的事情之一。


康奈尔大学“手推车”家具系列

康奈尔大学“手推车”家具系列


Suzy: 你们毕业后都在美国待了一段时间, Elaine,我知道那时你是在Robert Stam与Tiffany & Co工作。那么Vincent,你当时做的是什么工作呢?


Vincent:我当时是在KPF,做大型的建筑项目设计,我们侧重于幕墙的设计,譬如香港的ICC项目就是我们做的。我在雅加达也有做过一些类似规模的项目。所以说,虽然在美国工作,但是因为项目的原因,我和亚洲也有很多的联系。


Elaine Lu(左),Vincent Lim(右)

Elaine Lu(左),Vincent Lim(右)


Suzy: 你们现在有自己的工作室Lim + Lu了。成立这个工作室的想法是怎样产生的呢?你们是一回到香港就确定你们要成立这样一个工作室?还是你们回来后花了比较长一段时间思考你们要做什么,才确定要成立的?比如说,在你回来后有想过去你父亲的公司工作吗?还是你们一直在计划回来香港并成立自己的工作室?


Elaine:我们还在纽约时就决定自己要创立Lim + Lu。嗯,至于我们是如何成立这个工作室的要从2014年说起,当时我还在Tiffany& Co,而他还在KPF。我们想成立一个自己的小工作室,做一些小项目当作业余爱好。所以我们设计了三件家具,我们做了模型,并在纽约国际当代家具展ICFF展出。这似乎有点定义了Lim + Lu,因为那些是灵活的,可由使用者重新装配的打破界限的家具。


当我们展出这些家具时,我们获得广泛的关注及报道。所以我们开始思考,可能这是我们今后可以追求的东西。所以,经过一年多的思考我们决定抓住机会,搬回香港,并全职投入这项事业。


Vincent:我觉得建立Lim + Lu,更可以证明自己。我想很多年轻设计师都有这样的体会,因为在大型公司工作的时候,有时候你感觉你就像一个机器的一个小部件,只是做别人吩咐你做的事,并且你只是其中不重要的一部分,别人可以随时取代你的工作,但是我想,我们鼓励年轻的设计师大胆应用自己的创造力,无论是以何种方式。你可以一天画一张图,画一百天。


我觉得,应该往自己真正拥有激情的方向走。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家具设计就是这个方向。我们将它视为爱好以及真正的激情所在,它成为了我们的事业,成为了我们的专业。



康奈尔大学“手推车”家具系列

康奈尔大学“手推车”家具系列


Suzy:你说你还在纽约时就想为你们的第一个设计做一个模型,你是在美国还是亚洲做?


Elaine:其实我想在亚洲做模型,这就是我回来的原因之一。还在美国的时候,我们所能利用的资源就是我们的家人和朋友,让他们帮忙跟供应商沟通。我们做的任何事情都要通过第三方对接。我想要更多地参与、介入,这也是我们现在所需做的工作的一大部分。我们周游全国以至全世界寻找我们想要的材料,以及匠人来做出我们想要的东西。


Suzy:其中的过程是怎样的呢?我知道你们回来香港之后首先进行的工作之一是跟那些已经和你们合作的工厂联系,但听起来现在似乎你们合作的工厂已经不止这些。因为你们设计的东西范围相当广,不仅仅是家具和配饰,你们还用到各种的材料和技术。这个过程是怎样展开的,你们是怎么找到你们想要合作的工厂的?


Vincent:我觉得很多时候是源于好奇以及我们需要某种专业技能。很多时候,我们对将要设计什么没有任何想法,但是我可能会说:我想要用大理石来设计点什么。然后下一步就是,那么我们要去哪里?那当我们在讨论的时候,我们选择了去云浮一一中国大理石之乡,我们会花一个周末的时间去发掘。


不过要注意的是,我说的是发掘不是挖掘,应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呢,嗯,应该是,观察大理石是怎样用的,以及它的性能是什么?从那回来后,我们才开始评估使用大理石的可能性。


Suzy:非常有趣,每次都是这样的吗,你们在寻找新的材料的过程中得到创造灵感,还是有时你们先是有一个设计想法,然后再去寻找?


Elaine:是的,有时候我们确实是先有一个想法。就如我们之前所说,我们追求概念的灵活性,以及如何打破一些事物的固定的设计模式。所以之前,当我们要设计一个蜡烛台时。一开始,我们会研究传统的烛台是怎样的,发现它们是没什么变化的。然后我们开始思考怎样将烛台做成可自由组合的,可上下颠倒的,以及可以摆放不同大小的蜡烛。然后,我们开始着手材料的选择,寻找最适合的材料,然后我们会到相关的地方去旅游去确定这个设计在技术上能否实现。


Flip Candle Holder

Flip Candle Holder


例如,像Vincent刚刚所说的,在几个月前,我们曾去寻找大理石。同样的,几个月之前,我们还去了景德镇一一陶瓷之都,对我们来说那是一场非常有趣的旅游。


Vincent:嗯,例如,当我们去景德镇时。我们最初想到了一个设计,而且那是我们真的很想造出来的一样东西。那是一个头盔形的花瓶,基本上是个一边切除的设计。我们也用那个设计,在当地找了好几个制作人,他们都说这个设计是不可能实现的。当进行烧制的时候,因为形状不匀称,重量分配不均,会很容易碎掉。所以当晚我们就回来,又开始在思考还有别的可能和别的设计吗?


我们最后想到了完全不一样的设计,是基于之前在景德镇所看到的东西,一大堆的碗和瓷器。


Low Res Vase

Low Res Vase


Elaine:这和我们预想的完全不一样,我们不知道到了一个地方之后会对我们的设计有何改变,但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四处旅游成为了我们设计中重要的一环。因为从旅途中的所见所闻获得灵感对于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同样的,它也让我们了解了所有材料的不同特性。


Suzy:你刚刚谈到你们回去酒店后会画一些新设计想法的草图。你们是两个人都会参与到这个程序,还是你们之间有一个人主导。你们两是怎样分工的?


Vincent:我们是很民主的,有的时候某些项目会由某个人主导,我们是互相扶持的。当然偶尔也会产生分歧,但是总体说来,我们的审美观都很一致。我想这是因为我们有着相同的教育背景,所以我们的想法比较接近。


Elaine:而且我认为我们有时候的一些不同的意见对于我们的设计是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的。 



太平地毯Reform系列

太平地毯Reform系列


Suzy:以上你们谈到了陶瓷及大理石,我也知道你们最近和太平合作完成了地毯系列。还有什么你们正在合作的或者你们特别感兴趣的材料?以及你们将来会去发掘和研究的材料?


Vincent:目前我们在寻找可以在玻璃材料上合作的人。我觉得玻璃在一定程度上是很神奇的东西。因为它既不是液体也不算是固体。这一点是非常神奇的。


我们现在正在给一个品牌设计玻璃。这次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的设计能否实现,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去拜访这些专家及制造者如此重要。因为这样我们会了解材料的属性和它能承受的改变范围。其实在跟太平地毯合作之前,我们也对地毯一无所知。


我想很多设计师在设计织物及地毯时觉得仅仅是画一个图案给厂家生产,然而,对于我们来说,却是完全不同的。我们想融入各种不同的技术,例如斜面厚度的设计,甚至是用不同的材料,不同的丝绸,


Suzy: 是的,太平地毯确实很与众不同。在全球来说,都是很独特的。


Vincent:是的,当我们在做这个地毯的时候,太平地毯的一个人跟我开玩笑说,噢,你们确实可以尝试做一下,因为你们对设计地毯毫无经验,设计它可以让你们学到你们需要知道的所有技术。


Elaine:对于太平地毯来说,我们想打破常规,不想设计那种作用单一,从来无法挪动的地毯。我们不仅仅要做一个漂亮的地毯,我们要做一个Lim+Lu的地毯,一款用户可以重新组合,自由搭配并与之产生联系的地毯。所以这过程中就会出现我们必须要去克服的障碍,例如刚刚Vincent所说的,我们现在正在设计玻璃,但我们该如何设计一款不仅漂亮而且很有想法的玻璃?



香港Kasa餐厅

香港Kasa餐厅


Suzy:这确实很有意思。你们是否有意识到或者想过,你们身上的亚洲传承,或你们俩都是在繁华人口密集的城市长大的经历,对于你们设计的多功能性,模式化及互动性是否有什么影响?


Vincent:我确实觉得在密集型的城市长大会让你以不同的方式对空间进行思考。你会更加重视空间,这就是为什么你在香港、纽约及东京见到那么多巧妙设计的小型住宅空间。我觉得一旦有某些限制及束缚,你就会有打破常规的思考。我们最先的三款家具的产生也是这样来的。家具该如何具备重新组合的特性以提供更多的用途。例如我们的Nest凳子,当你把它放下使用时它是凳子。不把它当成凳子用的时候,你可以把它们叠起来形成一套抽屉。




Next

Next


对于像香港这样的城市来说,这样的设计是非常实用的。没有客人来访的时候,你可以把你的凳子作为抽屉,当有客人造访,你可以把它取下作为凳子。所以我觉得密集型城市绝对是对于我对设计的思考起到很大的帮助。


Suzy:你们设计表面抛光处理很好的家具,我也非常喜欢。它们也会在中国生产,是吗?在中国你们有很多的材料可选择,接下来你们还会到中国哪些地方寻找材料呢?


Vincent:暂时没有,而且我们寻找材料也不仅限于在中国。我们现在跟丹麦的一个家具品牌合作,他们正在为我们的Mass系列打样。



Mass系列

Mass系列

慢工出细活,不做三分钟设计


Elaine:鉴于我们现在谈论Mass系列这个话题,我觉得这是我们如何从室内到家具到与品牌合作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我们搬回香港后完成的第一个室内项目是我们自己的家。我们到处寻找适合自己房子的家具,我觉得也许是我比较挑剔,我们没法找到在我们购买力范围内,又喜欢的家具。所以我们给自己设计了家具。


当我们为自己设计的房子被媒体报道后,这个家具品牌看到了我们的设计,联系到我们,“你们有跟任何的家具品牌合作生产你们的Mass系列吗?”我们回复道,没有,我们只是为自己的房子设计的。然后我们就这样开展了合作。



跑马地住宅

跑马地住宅


Vincent:嗯,说回我们设计这些家具的过程,当我们搬进新家的时候,我们花了4个月的时间完成室内装修。然后同样花了4个月的时间把家具备好。当我们刚刚搬入家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床垫,我们就睡在卧室的床垫上。

我觉得正是因为我们愿意花比一般人更长的时间去设计这些家具,你才真正的开始了解到什么东西是日常生活中所必需的。这样你就会根据自身的需要去进行设计,而不是设计一堆没用的东西。


我觉得很多时候人们会陷入自己设定的“牢笼”,就是我必须要在某个时间搬进去,所有东西都必须已经准备好。我觉得“慢工出细活”,设计时间充裕,我们才有足够的时间去消化我们需要设计的空间或一切,头脑中才能有更清晰的画面。


跑马地住宅

跑马地住宅


Suzy:我想自从你们的住宅项目在国际媒体上刊登并获得广泛好评之后,虽然你们没有提及,但我肯定有很多人找你们做室内设计,在你们做的这些室内设计项目中,你们是否会将自己设计的产品融入这些设计?能否谈一下你们最近完成的一些项目?


Vincent:嗯,我想想。正如之前我们有提到的,我们一直喜欢在我们所设计的室内空间中融入产品和家居设计。因为我们觉得这样能更使设计过程更加完整。把室内设计、家具和其产品设计一起做,我觉得非常好,因为这样可以使得设计出来的空间更具连贯性和完整性。


Elaine:是的。我们有一个在韶关的尚未在媒体上曝光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我们有设计了一些家具。事实上,很多需要我们做室内设计的客户也希望我们同时能为他们量身设计家具。


跑马地住宅跑马地住宅


Suzy:我可以想象那种感觉肯定是很有成就感的,可以完全地设计一个空间以及空间里面的物品,并且是客户特地找到你们来设计。


Vincent:是的。有时候我们也收到一些非室内设计的询盘,比如,有些客户会发邮件问道:你们可以帮我设计鞋柜吗?也会收到一些邮件客户咨询是否能给他们设计一些定制的物品。对于我们来说,这些是让我们充满激情的项目。我觉得如果我们可以把这个做的更商业化,让更多的人能买到我们设计的产品,那就更好了。


Suzy:好的,你们已经跟太平合作完成了一个非常成功并备受好评的系列。以及你们刚刚谈到的丹麦的品牌。所以你们现在特意在做的是跟一些大品牌合作,来生产你们设计的家具产品吗?


Elaine:事实上我们追求的是,我希望今后能和一些有趣的认可我们设计理念的品牌(不一定要大品牌)合作。其实要找到能与设计师设计理念契合的品牌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我们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Vincent:我想这就是我们今后想要更进一步去做的事。而且我觉得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可以接触并购买我们设计的产品。我们之前也聊过,不一定非得是家具,因为家具相对来说价格还是比较高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买得起大牌品牌家具。如果我们可以跟这些品牌合作设计一些小物件,这样价格没那么高,很多人都能购买得起,让更多的人能体验我们的设计。


Frame Table系列

Frame Table系列


Suzy:你们都在美国上过学,今年早些时候在巴黎展出过作品,现在和欧洲及丹麦家具品牌合作,在美国和欧洲工作跟在中国香港工作有什么不同?你是否会觉得这里的人对年轻的设计师的接受度更高?


Vincent:我们的客户年龄从20几岁到60几岁的都有。但是大部分的客户是20,30岁的年轻人。我想年轻的客户更能接受年轻的设计师,我们很多的客户都是年轻的企业家,他们更能理解、也更愿意给年轻设计师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Elaine:我认为,总体上来说,现在全世界的年轻设计师都拥有比以前更多的机会。但我也的确认为在亚洲,具体来说,在中国香港,我们有更多的机会以及更多资源。


Suzy:我可以想象有些项目对于很多年轻设计师,要走到做模型打样那一步还是挺难的。因为我觉得要在设计的基础上去制造一些东西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你要找到一个愿意为你制造这些东西的人。要做一件你从未制作出来过的东西确实是很不容易的,当然如果你最后能把你自己的设计变成实物确实很棒。但是如果你有能力在你真正的做成一个东西之前让别人相信你能做的出来,那是一种极具优势的能力。我无法想象你们这么年轻就已经拥有如此取之不尽的材料资源。


Frame Table系列

Frame Table系列


Vincent:我想说的是,打样确实会花费很多成本,所以我们最后会打样做模型的设计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我们每天都会有新的想法,每一个我们决定进行打样的都是我们非常确信的设计。我想,作为一个设计师,我们总是有很多的想法,我们每天也都在纠结哪个想法是最好的。很多我们会画一张草图,然后放在旁边好几个月,也许是三个月,甚至六个月,然后再拿出来看。


如果那时候我们还觉得它是个好主意,然后我们就进入下一步工作,扩展一些细节。接着我们再将它放一段时间,我们再斟酌它是否值得打样做模型。


Elaine:我们不想我们做的产品只在当时让我们觉得兴奋,过后看来不过如此。


Vincent:我觉得,设计师很容易掉进这样的困境,可能一开始你花3个小时的时间画一张草图,你觉得特别美、特别喜欢,然后很可能你就进入下一步,并把它做出来。


Elaine:我想我们的Frame桌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我们在2014年,当时作为爱好而设计的第一款Lim+Lu产品。当时的Frame桌子甚是笨重,且使用的是黑烤漆面板。但是我们特别喜欢那个设计想法,接下来的几年,我们尝试不同的材料来实践它,使用细黄铜桌腿,铁桌腿,大理石面板,铁面板。所以现在Frame桌子有了完全不一样的外观,但是设计概念却还是跟那时一样的。所以这样的设计想法就是我们真正喜欢以及持有激情的。



Frame Table系列

Frame Table系列


Vincent:如果现在你给我看Frame桌子的第一张草图,我可能会说不要用这个草图,因为那时候我们尚且年浅,并且太急于将这张草图做成一个模型(这也就是我在之前说的必需避免的)。但是因为有了第一张草图,我们才可以在上面加上一些东西,我们始终喜欢那个想法,后期我们做了改进。我想这些就是我们设计的流程。我们不觉得我们所设计的产品有一个终点,你依然可以不断的增加新的东西,不断改进,尝试不同的材料和规格。


Suzy:所以对于你们来说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Vincent:对对对。


Suzy:在结束之前,我想知道你们现在还有什么想和大家分享的吗?


Vincent:家具设计项目,证明了设计是一个多么有趣的行业。我们开始只是为了自己设计,但一年半之后,这些东西大家都能在市场上买到并且用到自己家。


我想很多年轻设计师很多时候会制定他们及他们的事业前进的方向,以及该如何一步步走向自己想达到的地方。但这可能是一种误导,如果你这样做你可能会失去很多不同的机会。今天早上我们跟一个想让我们给他设计健身袋的人开了一个会议,我们之前从未涉足这样的设计,但对我们来说听起来相当有趣,我们十分乐意去尝试。


Elaine:谁知道如果我们接下这样的设计会给我们打开一扇通往哪个新世界的门呢。所以请敞开心扉,更多的机会会找上门的。


Suzy: 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我觉得你们现在所做的及你们现在所设计的东西都是你们所热爱的,这也是很难得的。所以,祝贺你们,期待见到你们更多的作品。感谢今晚到场的每位嘉宾。


- end -



Suzy Annetta

Suzy Annetta是《Design Anthology》杂志创始人兼主编,同时也是一名室内设计师。她曾游历各大洲,并在两家获得设计大奖的公司担任要职,积累了丰富的高端住宅和五星酒店项目经验。她撰写的设计博客大放异彩,赢得了全球好评,获得了业内人士广泛关注。《Design Anthology》创立于2014年初,采用季刊出版方式,是亚洲地区唯一一本聚焦亚洲本土或国际亚裔设计师高端设计项目的精选集。

添加关注已关注

查看更多撰稿人

扫码关注 顶好设计公众号